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黄埔军校
栏目导航
热点藏品
周 兴 樑 近代中国反帝反封建民主革命的特点之一,是用“武装的革命反
最近更新
从党立学校到国办学校

二、由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是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和国民党执政党地位确立的必然结果。

首先,广东革命根据地的统一和国民政府的成立迫切要求把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

孙中山创建黄埔军校的目的是“建立革命军,挽救中国的危亡”。军校成立后,积极贯彻孙中山武力与民众结合的宗旨,积极奉行中国国民党总理孙中山的命令,致力国民革命,武力统一广东。1924年奉孙中山命令镇压商团叛乱后,1925年奉革命政府命令,组军东征讨伐叛贼陈炯明。

陈炯明原是孙中山的得力干将,自1922年背叛孙中山,退据东江后,一直和广东革命政府为敌。192411月,他乘孙中山北上之机,自封为“救粤军总司令”,并任命林虎为总指挥,洪兆麟为副总指挥、叶举为各路总指挥,以7个军约6万兵力集中河源、兴宁、惠州一线,企图进攻广州,恢复他在广东的统治。广东革命政府为消除这个隐患,保卫革命政权,决定由黄埔军校校军、粤军、滇军和建国军组成联军,分三路出兵东征陈炯明。以黄埔军校校军和部分粤军为右路,蒋介石任总指挥,进攻淡水、海陆丰及潮汕地区;以桂军为中路,刘震寰任总指挥,进攻惠阳;以滇军为左路,杨希闵任总指挥,进攻河源、五华、兴宁一线。

按联军原来作战计划,黄埔军校校军并未列入作战序列,校军之所以参予作战并作为主力,首先是因为孙中山北上商谈国是后,军校环境已发生很大变化,地方军阀想乘机歼灭这支革命力量,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外出背水一战以求生存。其次是军校创办的目的是“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出兵东征平定叛贼是军校的职责所在。第三是军校实行军事与政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教育方针,官兵有革命精神,不怕牺牲,作战英勇,况且器械精良,饷弹充足,是一支颇具战斗力的部队。东征军在人民群众大力支持下,英勇作战,连结皆捷。

正当东征军准备挥师继续讨伐陈炯明时,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在广州发动叛乱,阴谋推翻广东革命政府,东征军奉命回师平叛。第一次东征胜利结束。

第一次东征和平定杨、刘叛乱的胜利,使广东革命政权得以巩固。1925615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委员会通过“改组大元帅府为国民政府”;“建国军、党军改称为国民革命军”等决议案。71日,国民政府在广州正式成立。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后,便着手统一军政,规范中央政府职能。83日,成立军事委员会,直属于国民政府。826日,将所辖军队统一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黄埔军校学生军和一部分粤军改称为第1军,以蒋介石兼任军长;湘军改称为第2军,以谭延  任军长;滇军改称为第3军,以朱培德任军长;粤军改称为第4军,以李济深任军长;福军改称为第5军,以李福林任军长;随后,程潜所部援鄂军、吴铁城部一个师和一些零星部队合编为第6军,以程潜为军长。各军并先后建立了党代表、政治部和政治工作制度。从此,军政开始统一,财政也逐渐收归中央政府。

各地方军统一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军政收归中央政府,迫切要求黄埔军校由党立改为国办,原来各地方军所办军校也收归国办。黄埔军校成立后,各军也相继办了各自的军校,“党立的学校是由这个学校开始,有这个学校,才有其他的军事学校[20]”。滇军设干部学校,湘军设讲武堂,粤军设讲习所,桂军设军官学校。[21]滇军干部学校归滇军司令杨希闵管辖,苏联军事专家ф马采伊利克是该校的顾问,192410月有学员550人。鲍罗廷曾资助过该校。在192411月,苏联顾问加仑批示给予粤币2000元的资助。[22]湘军讲武堂名义上由湘军司令程潜任校长。“这所学校虽然名义上隶属革命政府,却完全因袭军阀部队的管理方法,采取封建专制的高压手段,不准看报纸,也不准同外界进行任何接触[23]”。192411月,因经费匮乏和教官不足而并入黄埔军校。[24]19258月,革命政府将各军阀统率的军队统一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后,在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军中仍有军官学校。第二军军官学校有750名学员,士兵学校550名学生;第三军军官学校有学员800名,附属学校学员600人。[25]“第四军、第五军、第六军-----攻鄂军,都先后创办同样的军校[26]。”在国民政府成立,军政、财政统一的情况下,名目各异的军事学校的存在显然与时局不和。“从前政府决议把湘滇粤等军的名目,编为第二、三、四军,就是要打破地方主义!……所以政府为打破地方主义,为集中人才起见,不能不统一军事学校[27]。”即组建国民政府国办军事院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

其次,中国国民党执政党地位的确立为由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提供了可能。

广州国民政府的成立迫切要求把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而国民党执政党地位的确立却为由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提供了可能性。孙中山创建黄埔军校的目的是为了使中国革命既有革命党的奋斗,又有革命军的奋斗。随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统一,广州国民政府的成立,中国国民党实际上已在革命政府中发挥着执政党的作用国民党执政党地位的确立,为黄埔军校为由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提供了可能。

1925年,陈炯明乘东征军回师广州平定滇桂军杨希闵、刘震寰之机,重新占据梅县、潮汕、惠州等地乃至整个东江地区。9月,他在英国和北方军阀的支持下,分左、中、右、侧四路,分别由洪兆麟、叶举、刘志陆、李易标和林虎指挥,会攻广州,企图推翻国民政府。国民政府在肃清内患,巩固后方后,组军举行第二次东征讨伐陈炯明。11月初,再度收复东江一带地区,全歼陈炯明的反革命势力。这次东征行程600多里,共消灭敌人12000多名,俘虏60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8000多枝,取得重大胜利。

当东征军作战连捷时,南路的反动军阀邓本殷为配合支援陈炯明,挥兵北犯,企图占领广州。国民政府决定同时举行南征,任命第3军军长朱培德为南征总指挥。19251031日,朱培德下达南征各军作战计划,以陈铭枢部为第1路,王均部为第2路,戴岳部为第3路,俞作柏部为第4路,会攻南路,直捣琼崖。南征军英勇作战,节节胜利,12月底,邓本殷撤退海南。为彻底打败邓本殷,东征胜利后,国民政府抽调第4军第12师进军琼崖。19262月,邓本殷被彻底打败,琼崖全部收复,广东全省为革命军统一。

东征和南讨的胜利,广东革命根据地的统一,实际上标志着中国国民党已掌握了广州国民政府的执政权,国民党完全可以通过掌握国家政权,运用国家机器来达到立党的目的。“以后无论什么军事或政治,通通要根据国民党的党纲和政策才能存在,我们看国民政府委员会组织法第一条,和军事委员会组织法第一条便可知道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是在国民党指导监督之下而成立的,事实上国民政府是国民党的政治部,军事委员会是国民党的军事部,所以无论什么军队或军校,总是国民党的,都要本着党的政策去做,无所谓特别的党校,也无所谓特别的党军”。[28]

 

三、由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的经过

1926112日,广州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通过改组黄埔军校提案,决定将陆军军官学校改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29]”,“直隶于军事委员会[30]”,统一各军所办军校。21日,任命蒋介石、邓演达、严重、邵力子、熊雄、陈公博、冯宝森等七人为改组筹备委员。[31]211日,广州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出了《令知派员考察各军军实教育情形文》,文中称“全省已告统一,正宜及时策励,以期国民革命军日臻完善,兹特派员调查各军,及各军校之军实教育,庶使一切设施、得以推行尽利,以收军政统一之效”。[32]21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出了《为归并各军军官学校及讲武堂所有各校舍财务应点交军需局接管仰各遵办具报文》,要求各军校的财务、教育用具,通通交由军需局接收保管,统一转发中央军事政治学校。[33]对于如何由党立学校改为国办学校,《国民革命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组织大纲》中做出了详细的规定:1、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直隶于军事委员会。2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长由有功勋的将领担任,军阶与军长同等。3、设立由校长任主席的校委员会,委员会依军事政治目的,审定教育纲领、草案和预备教育工作等。4、学校分设预备军官班和军官班。5、学校设步兵、炮兵、工兵、政治和军需等科。6、设立军官班初学学程。7、学校的教育、政治、训练、供需和组织等方案报军事委员会核定后实施。[34]广州国民政府中央军事委员会改组黄埔军校的目的是为了消除省区观念,集中经费和师资,组织指导统一的政治工作,“以期军官们得到最好而且一致的军事政治知识[35]”。

经过一系列的改组和筹备工作,192631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举行了成立典礼,蒋介石就任校长,汪精卫就任党代表。

综上所述,中国国民党党立陆军军官学校的创办是孙中山借鉴自己创建革命党的历史和俄国共产党革命的经验教训以及国共合作下实现的,由党立学校发展演变为国办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是在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和国民党执政党地位确立的历史条件下进行的。

 

 

                                   (作者单位: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 《黄埔军校史料》续编,第50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版。

[] 《黄埔军校史料》,第46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 《国父孙中山先生纪念集》,第32页,澳门华人国际新闻出版集团,2003年版。

[] 《黄埔军校史料》,第4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 《黄埔军校史料》,第59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 《军事政治月刊》第1期,第2页,1926110日。

[] 《黄埔军校史料》,第7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 《黄埔军校史料》,第7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 《中国现代史》上册,第14页,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3年版。

[] 《黄埔军校》,第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2002年版。

[11] 《黄埔军校史料》,第46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12] 《黄埔军校史料》,第5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13]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360页,人民出版社出版,1960年版。

[14] 《马林传》,第170页,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2002年版。

[15] 《中国现代史》上册,第94页,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3年版。

[16] 《中国现代史》上册,第99页,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3年版。

[17] 《黄埔军校史料》,第37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18] 《黄埔军校史料》,第7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19] 《黄埔军校史料》,第4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20] []齐锡生著,《1918----1927年关于共产主义、民主主义和苏联顾问在中国的文件》,第191----197页,转引自《中国的军阀政治》第105页注释5,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21]屈武著,《中国国民党党史》第138页,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22] []AH卡尔图诺娃著,《加仑在中国》第73—74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79年版。

[23]左波著,《陈赓大将》第1617页,海燕出版社,1990年版。

[24]左波著,《陈赓大将》第67页注释3,海燕出版社,1990年版。

[25] []齐锡生著,《1918----1927年关于共产主义、民主主义和苏联顾问在中国的文件》,第191----197页,转引自《中国的军阀政治》第105页注释5,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26] 《汪党代表在本校成立典礼时训话》,《黄埔潮》开学纪念特刊,192638日。

[27] 《汪党代表在本校成立典礼时训话》,《黄埔潮》开学纪念特刊,192638日。

[28] 《黄埔军校史料》,第76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29] 《黄埔军校史料》续编,第580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版。

[30] 《黄埔军校史料》,第135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31] 《黄埔军校史料》,第7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32] 《军事政治月刊》第1期,第6页,1926110日。

[33] 《军事政治月刊》第1期,第6页,1926110日。

[34] 《黄埔军校史料》,第135--136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35] 《黄埔军校史料》,第13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1985年版。

当前第2页    转到:  [1]   [2]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