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近代广州
栏目导航
热点藏品
——黎雄才绘画艺术略论 刘小翠 尽管国内美术界对于“岭南画派”的提法曾
最近更新
——黎雄才绘画艺术略论 刘小翠 尽管国内美术界对于“岭南画派”的提法曾……
五 兴 龙 苏 区 的 政 权 建 设

                                                                   广州农讲所   王国政

 

 

1927412,蒋介石发动反革命叛乱,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东江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揭竿而起,奋起反抗。彭湃在海陆丰三次起义,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工农苏维埃政权。粤东北的五华、兴宁、龙川三县人民在中共东江特委的领导下,坚持武装斗争,建立苏维埃政权,开展土地革命,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支援了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斗争。

1927年秋冬,五华、兴宁、龙川三县党组织先后发动武装暴动受挫后,其领导人陆续奔赴边界山区,在敌人力量薄弱的地方,开展革命活动。19284月,五华、兴宁、龙川三县党员在龙川霍山召开重要会议,成立了中共五兴龙临时工委,统一指挥五兴龙的革命斗争。各县在临时工委的领导下,进一步深入发动群众,组织群众,革命形势发展很快。龙川中部与兴宁交界的大塘肚,在罗屏汉等人领导下,革命斗争更是热火朝天。大塘肚,周围重峦迭嶂,山高林密,远离县城,是反动派鞭长莫及的地方。全村240多户,有300多人参加了农会组织。1929年,东江特委巡视员刘琴西来到大塘肚,指导革命工作。乡村斗争已由抗租而进行到没收分配土地,推翻豪绅地主政权,建立苏维埃的阶段。①3月,五兴龙临时工委决定在的大塘肚成立五兴龙县苏维埃政府,曾不凡为苏维埃政府主席,潘火昌为副主席,罗屏汉、罗文彩、蓝胜青、古汉忠等为常委。县苏下面设四个区政府,区下面设乡政府。

五兴龙苏维埃政府成立后,革命影响迅速扩大。大塘肚周围的羊坑尾、鲤鱼山、大岭、径口、柳洞里、马布、慕道、田北、赤光和兴宁的大坪、罗岗、罗浮、黄陂、新村、南扒、石正、大信等乡苏维埃政府也相继成立。苏维埃的区域,向兴(宁)龙(川)平(远)寻(邬)边境延伸。五华县革命商民联合会张贴标语,号召“全县农民团结起来!实行抗租抗债抗捐抗税!”

五兴龙苏维埃政府建立后,采取各种措施来加强政权建设。

一、实行土地革命,打击地主豪绅。毛泽东在论述中国革命问题时曾深刻地指出:中国问题实质上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实质上贫农问题,贫农问题实质上是一个土地问题。随着革命形势的深入发展,土地革命的内容也由以前的打土豪、分浮财、废债约、抗租抗债转为分田地。19293月,首先在大塘肚开展土改试点,将地主及公地,分等计口配给农民。其方法是:分配土地以原耕为基础,抽多补少,按户落实。统计人口,简用二级分配。对赤化范围内,所有富豪土地、蒸赏、神会等业概归农会。调集土地,发动群众自报公议。秋后,红四军挺进兴梅边境,掀起秋斗运动。秋斗的中心工作是,实行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只有没收分配地主阶级的土地,才足以维系革命群众的斗争心理。土地革命便在三县边界各个红色区域全面展开,形成分田高潮。在龙川的上坪、茶活,兴宁的大信、新村,五华的双头、梅林等苏区,土改分田更是搞得热火朝天。这个时期,党的土地政策,主要按照192910月由毛泽东、朱德、古大存、刘光夏、朱子干、陈魁亚、陈海云七人签发的东江革命委员会公布的《土地政纲布告》执行。龙川大塘肚平均每人分田五到七升种,兴宁的大信平均每人分田约一斗种。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种,生活有了很大改善,苏区人民高兴唱道:土地革命好主张,地主豪绅一扫光,烧毁田契和债务,没收田地并山岗,免租免债又免粮。“打倒豪绅地主!消灭治安警卫保甲!”翻身的农民革命自觉性大为提高。苏维埃政权获得了雄厚的群众基础。

二、举办党政干部训练班,分期轮训干部,提高干部水平。较大型的有四次,古柏、刘琴西等苏维埃领导人先后在干部学习班上讲话。1930年春,为提高部队战斗力,五兴龙苏维埃在龙川上坪青云牛角龙下场窝建立了练兵场,经常训练游击队员和赤卫队员,坚持了近两年时间。

三、在经济上,开源节流,保障供给。其一,对反动地主恶霸,没收其财产田粮,坚决镇压。对开明绅士,则推行劝捐或派捐。其二,设立税站。在兴宁通往江西道口的园田接官亭设立税站,按货物多少收税。赤光反动民团头目吴桥林武装设卡征税,被五兴龙游击队击毙,捣毁反动税卡。其三,开办合作商店,与白区群众进行以物易物的交易,不断换回食盐、煤油、衣料、药品等紧缺物资,并上送中央苏区。其四,厉行节约,反对贪污浪费。官兵一致,吃粗饭,睡硬床节约每一个铜板。对财务人员,更是严肃教育,经常检查监督。若发现有贪污行为,轻则擦撤职,重则枪毙,毫不留情。对正常的商旅学校邮政等,则实行保护政策。广州农讲所馆藏文物——兴龙县革命委员会印的标语:“保护商民营业!保护水陆来往旅客!保护学校邮政!”正是这一情况的反映。

四、建立红色地下交通网。交通线对处于封锁状态的苏维埃极为重要,苏区军民充分认识到这一点。闽粤赣苏区特支西北分委来信特别强调:龙川分委要负责通兴宁、五华的交通工作,兴宁要负责通龙川、寻邬、蕉平的交通工作……交通路线沿途须计路程之合适,设立交通站,并派同志专门负责,交通员由各县党部负担。五兴龙苏区军民经过艰苦的努力,以大塘肚根据地为中心,逐渐建立了经园田、田北、谷       前、洋塘通往五华,或四甲通往紫金、河源、蓝口;经马布、分水凹、兰亭、龙田、径心通往梅县、八乡山;经颜畲、罗岗、新村、石正通往平远、寻邬;经大岭、罗浮、三树溪、大信通往寻邬;经良兴、河门潭、渡田河、茶活、青坑、仰天堂通往定南等地下交通线(站)。交通站的任务是掩护过境干部和战士,传递上级指示、情报、情况、宣传品,或为部队、党政机关运送钱粮、物资及购买军需品,也做当地群众工作。整个五兴龙辖区的地下交通站有五六十处,纵横一千多里,把分割的根据地、游击区与八乡山苏区、中央苏区联结起来。这条地下交通线影响深远,很多同志通过这条地下交通线进入中央苏区;在五兴龙苏维埃政权失败后地下交通线仍长期存在,抗战时期,大批从香港抢救出来的民主人士和文化界知名人士就是通过这条交通线安全转移出来的。

五、扩充革命队伍,武装保卫红色政权。在五兴龙苏维埃建设过程中,地方武装也迅速建立起来,并日益壮大。在五兴龙县苏建立之前,大塘肚已有张海的东江游击大队,县苏成立后,东江游击大队并入新建的五兴龙游击大队。19293月,在大塘肚成立红军独立连,彭城任连长。6月,又将独立连扩编为东江独立营,营长为彭城,党代表为罗屏汉。19302月,在大信成立东江工农红军五十团,团长刘光夏,政委陈俊,参谋长邝才诚,政治部主任袁荣,有500多人。“苏维埃政权是工农兵自己的政权!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针对伪民团和警卫队,兴龙县苏维埃大力进行策反宣传,今天,广州农讲所纪念馆收藏了许多当年苏维埃印发的传单,“欢迎警卫队兵兄弟拖枪到红军去!” ,  “队兵兄弟不要替豪绅地主落乡收租压榨农民!”此外,县苏维埃下面各区成立区联队,区下各乡普遍建立常备赤卫队。为了保卫红色政权,县苏维埃还把根据地的妇女、儿童组织起来,建立了妇女队、少先队、儿童团等,担负交通、救护、运输、做军鞋、放哨、洗衣服等战勤服务。

193012月底,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一次反革命围剿。国民党粤东驻军为了配合蒋介石的军事行动,开始向五兴龙苏区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加上党内肃反扩大化,五兴龙苏区的斗争受到严重挫折。1930年,国民党军队分三路攻进大塘肚,见人就杀,实行三光政策,甚至扛来风车加风烧屋,全村一片火海,三日不灭。 五兴龙党政机关北迁至新村、南扒一带。193111月,新村根据地失守,五兴龙党政机关转移至江西寻邬,依托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斗争。在残酷的斗争中,五兴龙苏维埃的创始人和领导人古柏、刘琴西等先后壮烈牺牲,革命受到很大损失。19357月,五兴龙军事斗争的主要领导人罗屏汉遭敌围攻,也英勇牺牲。 8月,冲出重围的蔡梅祥、曾佳昌、曹兆凤三人,在转移到大坪南蛇坑尾时遭敌围捕被杀。至此,五兴龙县委领导的革命斗争暂告结束,整个五兴龙苏区完全陷于敌手。

五兴龙苏区从1927年冬至1935年秋,坚持了7年坚苦卓绝的斗争,在政权建设、土地革命、牵制粤敌支援中央苏区反围剿斗争等方面,取得许多宝贵的经验,同时,也有失败的教训。

五兴龙苏区的失败,客观方面是敌强我弱的结果,但在另一方面,则是受到王明倾错误路线的严重危害,特别是党内肃反扩大化,抓AB 团分子等一系列的错误。AB团是1926年冬北伐军攻克南昌后,蒋介石指使陈果夫授意段锡朋等人在南昌成立的反革命组织。AB 是英文Anti-Bolshevik(反布尔什维克)的缩写,其目的是为了反对共产党夺取江西省领导权。19274月,我党领导南昌群众对AB 团予严重打击,AB 团随即解体。193012月,中央苏区红军总前委根据一些人在逼供下的假口供,派人到红二十军进行所谓肃清AB 团的斗争,酿成“富田事变”。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期间,对此事已作正确处理。王明上台后,便抓住此事不放,通过《中央政治局关于富田事变的决议》,错误认定富田事变是AB 团所进行的“反革命行动”,要求各根据地执行中央决议,深挖AB 团分子,开展肃反运动。各根据地为抓AB 团分子,采用极“左”手法,草木皆兵,大搞“逼、供、信”,大批革命干部被批斗,甚至被枪毙,造成许多冤、假、错案。在五兴龙苏区,县委几个主要领导如罗松柏、曾庆禄等也被怀疑是AB 团分子,不问青红皂白,残遭杀害。五兴龙游击总队政委潘火昌也是差点被杀。 整个五兴龙苏区人人自危,县委领导只剩下陈锦华等三、五人。五兴龙游击总队第一中队长钟奇无法忍受残酷迫害,拉走了80多人,只剩下二、三十人,五兴龙县总队几乎被搞垮。在剧烈的革命斗争中,敌人总是想方设法企图从革命队伍内部来破坏革命,党和军队进行肃反斗争是必要的,但在当时严酷的战争环境,阶级斗争非常复杂,广大干部缺乏同隐蔽的敌人进行斗争的经验,在王明 倾错误路线的影响下,五兴龙苏区犯了严重的肃反扩大化错误,大批对党和革命忠诚的优秀干部被杀,五兴龙苏区的士气民心受到严重打击,做了敌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王明 倾错误军事思想,对五兴龙苏区的打击更为致命。在王明 倾错误思想表现在军事上,就是采用军事冒险主义,为夺取中心城市而不惜更优势敌人死打硬拼。红五十团是五兴龙苏区主要军事力量,团长刘光夏,听不进不同意见,执行王明军事冒险思想,不顾敌强我弱,强攻澄江,结果红五十团几乎全军覆没,刘光夏也战死在澄江城下。五兴龙苏区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力量便一下子被“左”倾错误消耗殆尽。

五兴龙苏区的革命斗争虽然失败了,但是,革命的火种并没有被扑灭,革命的人民并没有被征服。到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五兴龙苏区的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又重新燃起革命的熊熊烈火。

 

 

 

 

注释:

①、《中共东江特委报告》,中共东江特委档案选编(1927———  

1934年)

②、广州农讲所馆藏文物(总登记号838)——兴龙县革命委员会印的标语

③、《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案》注释本第140

、《大塘肚乡农会布告》,1929411

:广州农讲所馆藏文物(总登记号834)——兴龙县革命委员会印的标语

、广州农讲所馆藏文物(总登记号833)——兴龙县革命委员会印的标语

、广州农讲所馆藏文物(总登记号836)——中国共产党兴龙县革命委员会印的标语

、广州农讲所馆藏文物(总登记号837)——兴龙县革命委员会印的标语

、广州农讲所馆藏文物(总登记号835)——兴龙县革命委员会印的标语

 

版权所有©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2009 GuangDong Museum Of Revolutionary Hi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88875号